娇妻的妓女体验1-2

人妻小说   2021-09-15   加入收藏夹


    娇妻的妓女体验     作者:不详

    (1)胁迫

    自从老婆开始做妓女後的三个月里,在A君的介绍下,老婆已经先後陪过数 十位客人了,我老婆也越来越习惯於「妓女」这个角色。然而,就在一切顺利进 行中,一件突如其来的意外却差点毁了我们的生活……

    一日,我同事Leo发了份电邮给我,标题是《上周末上过的某位小姐》, 由於当时正在工作,没有打开看,心想这家伙又在卖现了,以前他也经常会将自 己上过的小姐艳照给部门几个关系好的同事看,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可等到下 班的时候,Leo打内线电话给我,问我照片看了没有,於是我便打开照片……

    打开一看不得了,照片居然是我老婆穿着性感的衣服在酒店里的样子,明显 照片是乘我老婆不注意时偷拍的。这下我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必定是在老婆 前些日子「援交」的时候遇到过我同事Leo,由於Leo看过我们的婚纱照, 所以猜到了这位小姐就是我老婆,而我老婆却不认识Leo,因此毫不知情。

    这时座位上的电话又响了,我战战兢兢地接起电话,果然是Leo又打了过 来:「老大,这些照片足够劲爆吧?没想到你老婆的床上功夫还真不错。」

    「你……你不要瞎说,你一定是认错人了……」我故作镇定地抗辩着。

    「老大,别忘了我是做推销的,记人的本领可是一流。上次你给我看过你们 的婚照,你老婆左手臂上有颗痣,而你看我拍的照片第二张上那个小姐左手臂也 有一颗痣,无论位置和大小都一模一样……」Leo用略显得意的语调解释着: 「既然你不愿意承认,那不如我把照片发给其他同事看吧,比如像Jacky、 Nick,他们都见过你夫人,让他们来评判一下最公正了。」

    「别……别发给别人!」我这时已经知道再解释也没用了,只能祈祷别会有 什麽进一步的要求。

    「不给别人看也可以,只要你帮我个忙就行了」Leo果然提出进一步的要 求了。

    「你想怎麽样?」

    「最近我这边业绩不太好,已经两个月没完成销售指标了。」Leo说道: 「而最近我认识了一位姓赵大客户,如果能让这位赵老板和我们公司签下合约, 那我不仅最近数月的亏欠指标能填平,连年底的业绩都能完成。所以麽,只要你 老婆肯「搞定」赵老板……」

    我明白事情并没有这麽简单,如果Leo所言属实,那他何必绕一大个圈子 来威胁我,何不直接找鸡头联系我老婆?看来他定是另有打算,因此一定要问个 明白:「Leo兄,恐怕没这麽简单吧?」

    「嘿嘿……」即使是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我都能感到Leo发出的笑声是 多麽淫亵:「我看你也是个明白人,不如这样和你说吧……」

    原来A君(就是上篇《娇妻的初次妓女体验》中的「皮条客」)会询问每个 在他手下的「小姐」性接受程度,比如我老婆可接受无套口交、戴套做爱,不接 受口爆、颜射、肛交、SM、多人等,这些A君都会告知他的客户,而这些客户 如果超越小姐的接受程度,提出非份的性要求被A君知道,客人便会被纳入「黑 名单」——原来做「鸡头」还有这麽多讲究。

    而想必Leo这次绕开A君,必然是因为那位赵老板的性要求超越了我老婆 的接受度了,不过由於被Leo手握这把柄,我自然没有什麽讨价还价的筹码, 但我还是再三要求Leo必须答应以下三点:一、做爱必须戴套;二、必须确保 我老婆的安全;三、不能再次拍照。

    Leo很畅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并约定好就在这个周末让我老婆去陪赵老 板一晚。

    那个周末的晚上注定是难熬的,已经是晚上12点了,我依然没有入睡,无 聊地切换着电视频道。我不知道这个时候老婆在做些什麽,也许她正含着那个赵 老板的鸡巴,或者正在给赵老板肆意地蹂躏着……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是Leo打来的。接起电话我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女 人叫床的声音,那个声音自然是我老婆的。

    「老大,有没有听到你老婆的声音?」

    「你……怎麽是你?不是说让我老婆给赵老板服务吗?」我急切地问道。

    「她现在就正在给赵老板操啊!我是说让她给赵老板服务,但并没说我不参 加啊!」Leo得意地说道:「你老婆技术这麽棒,我怎麽会错过这个机会呢!

    再说,赵老板也说喜欢玩3P,我自然要让他满意才行,否则我的生意没着 落,到时候不还是要再麻烦你老婆。」

    「可是……」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没关系啦!这次你功劳最大了,我肯定在老板面前美言你几句的。」

    「这个不必了,只要这次能完成你的任务,以後别再骚扰我们就行了。」谁 知道Leo到时候会在老板面前乱说些什麽,所以我还是希望能够和他有个一次 性的了断。

    「哦,忘了跟你说,你老婆现在像只母狗一样趴在地上,一边帮我口交,一 边在被赵老板操呢!是赵老板说的,给你打个电话,让你听听我们是怎麽操你老 婆的。」

    「你太过份了!」我气愤地说道。

    「这算什麽,我还没说重点呢!赵老板说了,女人阴户里要是有男人的精液 操起来才足够润滑,所以麽……为了满足赵老板的愿望,我先在你老婆阴户里内 射了一次。」

    「我们不是说好了……」Leo这家伙居然违反了我们的约定,看来以後一 定要想办法去掉他手上的把柄,否则不知道还会发生什麽事情。

    「哎呀!我这次又没拍照,已经很守信了……可以内射才体现出你老婆有别 於其他妓女啊!你想,戴套的妓女赵老板哪里搞不到,还需要你老婆出场吗?」

    反正现在Leo说什麽都行,我也只能无奈地接受。

    早上我老婆终於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了,身上的穿着早已不是出去之时的样 子——内衣裤已不知去向,上身紧身的T恤衫让乳头显得非常突兀,刚好够遮住 屁股的灰色百褶超短裙是她下身的唯一遮羞布,而腿上的连裤袜的裆部早已被撕 开,从裂口处能够看到很多处抽丝的地方已经延伸到了小腿,可见当时撕开丝袜 的那只手有多麽的暴力。

    似乎他们早已准备让我老婆以如此狼狈的样子回来,坚持让她穿着破损的丝 袜,没收了她的内衣裤,而原来出去时候的那条牛仔短裙,也被换成这条只能遮 住屁股的超短裙。

    ================分隔线事後我老婆描述了那天的情况(以下内容为我老婆 口述而写,故第一人称是我老婆):================分隔线晚上10点,我在 约定的时间来到了某个咖啡厅与赵老板见面,出乎意料的是Leo和赵老板一同 出现在了约定的地方。在碰头寒暄了几句後,赵老板示意我坐下并帮我点了杯咖 啡。这位赵老板约四十岁左右,身体略显发福,圆圆的脸上那对色迷迷的眼睛显 得格外滑稽,从看见我的第一眼起,他的眼神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我的身体。

    当我徐徐坐下後,赵老板上下扫射我全身的眼睛开始将焦点集中在我的胸部 上……随後赵老板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说是份见面礼,递给了我并示意 我打开。拆开礼物盒,里面是一条灰色的百褶超短裙,这条裙是我见过的最短的 超短裙了——因为根据目测,整条裙子约莫只有20公分长。

    赵老板示意我穿上这条短裙,我说:「谢谢赵老板的美意,不过这条短裙实 在太短了,连屁股都遮不住,您让我在这里穿,等一下我怎麽出去见人啊?」

    「这条裙子是我帮赵老板选好送给你的,」这时Leo在旁边插话道:「我 们见过面,我知道你的身材。你看,这条裙子其实是低腰的,穿在胯部完全够遮 住屁股了。」

    「好吧,那我去厕所换。」我想,多说无益,反正今天没这麽容易过关,乾 脆豁出去了!於是我准备起身去厕所。

    这时赵老板抓住了我的手:「宝贝,就在这里换吧!」

    天哪!虽然我们坐在一个半封闭包厢里,但是包厢出口只有几根帘子挡住, 对面包厢坐着的一对情侣可以很清楚得看到我们包厢内的情况。

    「这……不太方便吧?」我一边说,眼睛一边往对面包厢瞟了几眼,示意对 面有人能看到,然而他们似乎不以为然,赵老板依然抓着我的手。

    「既然是出来做的,又何必介意别人的眼神呢?再说你穿着这个和我们去酒 店,谁不知道你是干什麽的,多两个情侣看到又如何?」Leo邪恶地说道,明 显他的话有别的意思。

    没办法,我坳不过他们,只求快点完事,希望对面那对情侣不要注意到我们 这里的情况。然而当我脱去裙子准备穿那条新裙子的时候,赵老板却用他那只大 手盖在裙子上面,「宝贝,我希望你穿这条裙子後,里面不要有内裤。」赵老板 进一步要求道。

    我明白拒绝是毫无意义的,因此也不再说话,快速抬起屁股把连裤袜连同内 裤一并拉到膝盖处,然後弯下腰把裤袜和内裤一同去除。然而也许我太想快点穿 脱完毕,导致整个动作幅度有些大,进而引起了对面那对情侣的注意。

    「老公,你快看对面,那个女人在脱内裤哎!」

    对面的那对情侣虽然是在窃窃私语,但安静的咖啡厅里我依然能听到他们的 对话。

    「真的哎!真贱啊,对面坐着两个男人,她居然……」

    「是啊,估计是个做鸡的吧!现在的女人真开放,只要给钱,居然在公共场 合脱内裤都可以。」

    我顾不上这两个情侣在那边说闲话,脱完内裤立即穿上那条超超短裙,所幸 Leo说得没错,那条短裙是低腰的,只要把裙子拉到胯部,果然可以把屁股完 全遮住。但由於我上身的T恤比较短,这样一来整个小腹也随之完全露了出来, 而且这样的百褶裙走路的时候只要稍不留神就会飘起,到时候走光是免不了的。

    因此我乘机穿上了我的连裤袜,反正赵老板只让我脱内裤,没让我脱丝袜, 虽然连裤袜是肉色的,要是裙子真的被吹起,估计也不能遮挡太多,但至少聊胜 於无。这时赵老板在把玩我脱下的内裤,并未留意我的这个小动作,而Leo看 到我的动作反而露出了一种满意的神色,这让我颇为费解。

    随後我们准备起身离开,这时对面的那对情侣中的女方正好去了厕所,留下 那个男人一人在座位上,那个男人自然眼光完全集中在我的下半身。这时赵老板 把我的内裤连同裙子一起扔给了那个男人:「兄弟,给你留个纪念。」

    就这样,我的内裤和牛仔裙居然落入了一个陌生人之手。而对我来说,意味 着从现在开始直到回家的这段时间,我不仅要穿着这条「超短裙」,而且里面还 是「真空」的。

    来到了宾馆房间,门还未来得及关上,赵老板便从背後一把抱住了我,双手 房,没多久便已把手探入了我的T恤内……看这情形我索性转了个身,正面对着 赵老板,同时把手绕到背後解开了胸罩扣子,让赵老板可以直接摸到我的胸部。

    这一招果然见效,赵老板看我如此主动非常兴奋,开始和我亲吻起来。据说 别的小姐是不会和客人接吻的,但这一点我倒并不在意,反而主动开启紧锁的双 齿,让他可以将舌头伸入我的嘴里与我的舌头彼此交融。就在我和赵老板拥吻之 时,Leo也没闲着,开始撩起裙子抚摸我的屁股,而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 屁股微微翘起让Leo摸个够。

    就这样折腾了一会儿,赵老板突然一把将我拦腰抱起,把我扔到了床上,然 後示意Leo先玩着,自己却脱衣服洗澡去了。这让我感觉非常搞笑,本来今天 赵老板才是主角,居然他让Leo先和我玩,自己却跑去洗澡了,莫非他不行?

    我在那边胡思乱想着,而Leo倒是空着——他温柔地脱去了我的高跟鞋, 然後用嘴开始亲吻我的足部——非常温柔的样子——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原本 以为他还会搞点什麽高难度的花样,现在居然像如获至宝的样子捧着我的双足把 玩。

    随着他的轻吻逐步上移,我的双足、小腿、大腿每一处都被他的嘴巴覆盖了 一遍,他似乎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可以亲吻的地方。等到轻吻我大腿根部的时候, 我明显感到下面已经湿成一片了,甚至感到淫水已经透过丝袜流到了床上。

    Leo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说道:「真淫荡,还没干,水就这麽多了。」

    话音刚落,Leo已经用手开始隔着裤袜抚摸我的阴部了。这反倒让我更加 难受了,一种阴户的空虚感油然而生,让我不自觉地呻吟起来。

    就在这时,我感到阴部有股力量开始积蓄,只听「滋」的一声,我连裤袜的 裆部已经被Leo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就在我不明就里之时,Leo已经把手指 插入了我的阴户内。

    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开始涌现,身体也开始不受控制地扭动起来,这让我感到 十分羞愧。但Leo似乎反倒更受鼓舞,手指不仅开始来回抽插,还开始有意识 的加入了转动和抠弄的过程,不知是有意无意,他的抠弄经常能触碰到我的敏感 点,每次碰到敏感点,我都有意无意地发出叫声:「啊……啊……啊……」

    这种叫声有点单调,然而却很受用,随着我的叫声,Leo触碰敏感点的次 数也越来越多。与此同时,我感到自己的阴户又被撑大了一些——啊,原来在我 阴户里的一根手指已经变成了两根,抠弄的力度也越来越大,我明显能感到他已 不再是原先挑逗性的抠弄了,而是略显虐意地掏弄。

    然而这种虐待式地玩弄我的阴户反而让我更兴奋了,我甚至能感受到对我的 态度上由尊重变成了鄙夷——如果说刚才他还把我当个贵妇一样的赏玩我的足部 的话,那现在他似乎把我当成了贱得不能再贱的骚货在随意地玩弄。

    随着我逐渐地进入状态,Leo的攻势也越来越甚,可就在我沉浸在淫靡的 气氛之时,Leo突然抽出了双手。这简直是从天堂到地狱的坠落,我的空虚也 溢於言表:「啊……啊……我……我要……」

    我很惊讶自己居然主动说出了我的想法,而Leo则是一声闷哼,在我还不 明就里的情况下,他除去了自己的裤子,一股坚挺的力量传到了我的身体里那是 Leo的棒棒——终於送进了我的阴户。由於上次我和Leo做过,我熟悉这根 棒棒——非常坚硬,甚至像根木棍般的坚硬——这曾让我印象深刻的一种坚挺再 次进入了我的身体。

    有些上了年纪的恩客经常会迫不及待地把他那根半软不硬的棒棒放到我的阴 户里,这会让我颇感受挫。也许我天生就是个妓女,那种软弱的阳具在我体内捣 鼓会让我毫无成就感。而Leo不同,他的坚硬可以传导到我的子宫,甚至我感 觉我的喉咙都能反馈出那种坚硬带来的恶心感——但是却很喜欢。

    「哎呀!不好!」就在我享受这股力量的时候,突然脑海里想到了一个严重 的问题:「他好像没有戴套套!」

    「怎麽样,舒服不舒服?没有戴套套插你阴户的感觉真是好!」Leo似乎 知道我在想什麽,故意把话都撂开:「等一下我会内射你的。」

    「啊……不要……」我感到十分焦躁。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被除了我老公以 外的男人内射,但上次只能说是意外(笔者按:上次内射在《娇妻的初次妓女体 验(前传)》中出现过),然而这次却有些不一样——毕竟我现在要面对很多客 人,不容许再有如此的意外出现了。

    「那可不行啊,赵老板之前和我说过,他喜欢干充满精液的阴户,这样的阴 户是最润滑的。」Leo说道:「这就是我和赵老板一起来玩你的目的,一般小 姐是不允许内射的,但是你就不一样了,你必须让我们百分百满意,否则……」

    「别说了……」我知道我老公被威胁的事情,也明白这次来注定需要很多牺 牲,虽然这样的内射让我有些担忧,但是我毫无选择:「你要射就射吧!」

    「臭婊子,再说一次。」

    「请……请……内射我吧!我要你的精液……我要你射出所有的精液给我, 然後可以让赵老板好好享用带有精液的阴户……我会让你们满意的……」我想与 其处处被动,不如先「解决」掉一个。

    果然,Leo经不住我这样的言语挑逗,越干越猛,同时双手隔着丝袜在抚 摸我的双腿……没多久,一股热热的液体喷到了我的身体里面,Leo也疲惫地 坐到了椅子上。

    这时候赵老板光着身子适时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示意我像狗一样趴到地板 上,然後爬到Leo身边,要我用嘴帮他清理残余的精液。我很听话地照着他的 话去做,而在我爬到Leo身边的这段过程中,赵老板用一只手挡住我的阴户出 口,他似乎不想因为我的这些动作而让阴户里的精液流出太多。

    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有这种怪癖的男人,不过我也并没有因此而表现出什麽意 外的表情,因为随着我接过的客人逐渐增多,我确实发现很多男人都会有有别於 常人的爱好,作为我的「职业要求」,自然不能让我的客人感到我有什麽异样。

    我反而很配合赵老板的举动,小心地爬着,尽量避免太多精液流出……这让 赵老板颇为满意,故而就在我像狗一样趴着帮Leo口交的时候,赵老板扶起我 的屁股使我双腿可以直起,而我的屁股自然也同时高高的翘了起来,他便如此轻 松地从後面将棒棒插入我的身体。

    赵老板的棒棒很粗,如果他像Leo这样硬的话,我估计整个阴户都会被撑 破的,幸好可能是年纪的关系,赵老板并不如Leo这般坚挺,加之也许真如赵 老板所说,由於之前被Leo内射过一次,我的淫水和Leo的精液混在了一起 後明显感到从未有过的润滑,我以前碰到过棒棒和赵老板差不多粗壮的客人会让 我感到很难承受,但这次却异常舒服。

    「怎麽样,很粗吧?」赵老板似乎也明显感到我的阴户已经紧紧包裹住了他 的棒棒。

    「是……是啊……好厉害哦……人家……人家受不了了啊……」我带有撒娇 的回应着。

    「你说,是我厉害还是你老公厉害?」似乎每个男人都很有兴趣问类似这样 的问题。

    「当然是你厉害啦!」这个也算半句实话吧!其实我觉得每根不同的棒棒都 能带给我不同的兴奋,但赵老板的那话儿确实有点让我意外的刺激。

    「臭婊子,骗人!你少唬弄我……」赵老板一边说着,一边乘机拍打着我的 屁股:「我可不相信你的话!」我知道他是故意显出些怒色好藉机打我屁股。

    「真的……真的呀……赵……赵老板……你的棒棒好粗……人家的阴户都要 给你撑破了……」

    「哈哈,知道为何要灌你精液了吧?你该感谢我才是。」赵老板得意地说。

    「真是个混球!灌我精液好像是为了我好似的,还不是满足你们这些臭男人 的怪癖!老娘这次被你们都要干残了,不收你们钱也算了,还不知道你们乾净不 乾净,要是老娘有什麽问题非饶不了你们!」我心里暗骂着,但表面上自然还是 无比顺从地说道:「是……是啊……人家给你弄得舒服死了……」

    「真是个贱人,自己老公满足你还不够,还出来做妓女……」伴随着这些猥 亵的话,又是一阵拍打屁股的动作。

    「啊……啊……不……不要啊……我……我受不了了……」我回应着。

    「等下射死你,让你带着我们两个人的精液去见你老公!」赵老板继续得意 地说着:「来,Leo,快给她老公打个电话,让她老公知道我们在怎麽操弄他 老婆的。」

    (接着便是前面提到的和我老公在电话里的对话了。)

    随着Leo收线,赵老板也加快了抽送节奏,我自然要抓住机会尽快「解决 战斗」,於是我同样用言语挑逗起了赵老板:「啊……啊……赵……赵老板……

    你好……好厉害喔……射……射死我吧……把精液都射进来……我要你们两 个的精液……我会带着你们两个的精液回……回去给我老公看的……让他知道我 有多贱……」

    说完,我已感到赵老板的棒棒比刚才又硬了一成,而刚才被我口交过棒棒又 硬的Leo,掏起他的棒棒对着我的脸在打飞机……两个人就这样同时到达了高 潮,我的阴户被赵老板的精液填得满满一洞,而我的脸也被Leo射得连眼睛都 睁不开了。

    就这样,经过一番大战,我们三个都有些体力不支,同时躺倒了床上,我被 夹在两个男人的中间,而他们则一人一手摸住我的乳房呼呼昏睡过去……

    第二天,当我起来的时候发现我的胸罩早已不翼而飞,於是我只能勉强穿着 T恤,穿着那条刚能遮住屁股的裙子准备回去,而他们则提议为了让我回家给我 老公看到的时候更有些凌辱的效果,还要求我穿上了破损的丝袜。幸好他们帮我 在宾馆门口事先安排好了出租车,让我还不至於在路上太显眼,不过似乎出租车 的司机却发现了我的不寻常……当然这又是另外一则故事了。

    (2)计程车奇遇

    好不容易打发了Leo和赵老板,我上了他们帮我叫好的计程车。虽然我不 了解之後Leo还会不会继续用照片威胁我老公,但至少在这次「满意的服务」

    过後Leo暂时可以消停一会儿了。想到这里我终於长舒了一口气,对着计 程车司机说:「师傅,去XX路……」

    路上我发现计程车司机一直在用後视镜看我,我下意识的把手放在胸前,两 腿也并得更拢了。不过即使如此司机还是不断用後视镜观察我,导致他开车的时 候经常不注意前方车辆而连续多次急刹车。

    这让我有点忍受不住了,於是道:「师傅,麻烦你开车专心一点啦!」

    「小姐啊,不是我不专心,实在怪你身材太火辣了,又没穿内衣裤,你让我 怎麽专心开车啊?」计程车司机回答道。

    「你别乱说!」我怒斥道。

    「我哪里有乱说,我看到你从酒店门口出来,你的T恤这麽紧身,有没有穿 内衣一看就知道了。而你的裙子就更不用说了,走下台阶这几步我清楚得看到你 没穿内裤,而且丝袜还是破的。」

    「你给我闭嘴,你太过份了!」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但是我不希望继续再 和他在这个问题上绕了。

    「我没说错吧,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小姐,你帮那两个客人服务一定赚了不少 钱吧?」

    听到「钱」字,我一下子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我的钱包放在了牛仔裙里, 而牛仔裙昨天被赵老板送给一个陌生男人了,我现在等於是身无分文。这下我像 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再也没有先前的气势了,低声对司机说:「师傅,不好 意思啊,我钱包忘带了……」

    「什麽,你钱包忘带了?那客人给你的嫖资呢?」

    「我……我没拿……」

    「干!哪有你这种小姐,让客人嫖了还不问客人拿嫖资的,真是晦气。你给 客人白嫖,就有理由白乘我的车吗?」司机厉声训斥道。

    「对……对不起……师傅……到家我上楼拿给你吧!」

    「你到底懂不懂,我们出车最晦气就是碰到两件事情:一个是一大早就载到 个小姐,一个是乘客乘车说没钱的。这倒好,一下子两件事情都给我碰上了,我 今天生意也别做了……」看来司机不想如此罢休:「既然你没钱,我乾脆送你去 警局算了,你要道歉就对警察说吧!」

    「啊……不……不要了……要不……我回家去拿钱……你一天赚多少……我 都赔给你……」

    「你们做小姐的钱我不收!」

    「那你想怎麽样随你说,只要别送我去警局……」

    「这可是你说的哦!」司机带着淫淫的笑声说道:「要不你给我玩一次吧, 我不收你的钱,而且嫖资也照给你如何?」

    「可这大白天的,我们去哪里啊?」

    「你跟我走就是了……」说着,司机往一条陌生的路开去。

    车子开了很久,终於来到了一处荒郊野外停了下来。这时司机师傅打开了驾 驶室这边的车门并让我下车走到驾驶室旁,然後脱掉上半身唯一的这件T恤衫。

    我下车後四处望了望,发现这边似乎确实没什麽人,才放心地去脱T恤。

    随着我撩起T恤,我的那对双峰立即便赤裸裸地弹了出来。这是我身体上最 骄傲的部位,很多男人看到我那赤裸的胸部两眼都会直楞楞地盯着不放,似乎这 位司机师傅也不能免俗。

    「好大啊!」坐在驾驶室椅子上的司机师傅惊呼道,同时双手几乎机械式的 往我胸部袭来。我则对他报以一个理解的微笑,同时略微把身体下沉了一点,好 1不可否认,刚才司机用那种带有威吓性的手法把我带到了这里让我心里很不舒 服,但此刻看着他如此着迷的眼神,让我把之前的不快抛在了脑後。有人说,「 女为悦己者容」,我便是那种可以善待任何一位悦己者的女人。而更让我没有想 到的是,随着我的这一动作,司机师傅也不再有刚才威吓我的那种气势,转而变 成了一个温柔的男人,双手轻抚着我的胸部久久不愿离去。

    乘着司机专心致志地把玩我胸部的时候,我又观察了下周围,发现不远处有 个仓库,从仓库那扇锈迹斑斑的大门可以看出已经被废弃很久了。於是我拉起司 机的手,把他带到了仓库的外墙边——背依在墙上,对司机说道:「你亲一下我 胸部吧!」司机听了开心的点了下头,然後以半蹲的姿势让嘴凑到我的胸部舔了 起来。

    他的舔弄技术很纯熟,没有太多的暴力,舌头在我胸上若即若离,有时偶尔 又会轻咬两下,随後又一阵的若即若离……这让我很销魂,我甚至感觉到自己的 淫水已经慢慢流到了大腿根部。

    我明显感到下身的慾望又再次被勾出,於是我轻推开司机,转了个身,猫下 腰,一只手扶住墙壁把屁股微微翘起、另一只手拉起裙摆,双腿呈45度张开, 湿漉漉的阴户完全暴露在了司机的面前——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撩人的动作,几 乎所有男人在这样的挑逗下都会急不可耐地把肉棒送进我的阴户。

    我这样做一方面是被他的挑逗勾引出了慾望,另一方面也是对他刚才这般温 柔的一种奖赏。然而这次司机没有再次落入俗套,我感受到的并不是他的肉棒, 而是他的舌头——他居然开始舔起我的阴户来了。

    我很喜欢被别人舔我的阴户,但作为「妓女」的角色,很少能有如此这般的 待遇。在大多数客人的眼里,妓女的阴户是「肮脏」的,即使他们表面表现得有 多尊重,可骨子里始终有一种对妓女的藐视。

    此刻,这位司机师傅的动作让我打心里多了份感动,对比昨天连招呼都不打 就直接内射的两个男人,此刻这个男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其实直到事後我 才知道,这位司机其实并不坏,他那天看到我走出宾馆的时候就被我的样子迷上 了,那些威胁的话也是他犹豫了很久才说出的。後来我们还成了朋友,当然这已 是後话了。)

    「你有没有带安全套?」司机在我阴户那边舔弄了好久,终於开始说话了。

    「没有,同钱包一起搞丢了。」我回答。

    「哎!」只听司机一声叹息:「这周围荒无人烟,要找个便利店买安全套恐 怕都不行。」

    「司机师傅,真不好意思,」这时我反倒有种愧疚感,看到他裤子早已撑出 个小帐篷,想必早已慾火焚身了,於是道:「要不……师傅,你直接干我吧!」

    「还是算了,并不是我嫌你,而是我知道你们做小姐的也不容易,你们有你 们的行规,我不想你因此而破例。」看得出司机很诚恳的说着。

    听了这话,我感觉鼻子一阵酸楚几乎要落泪,於是也顾不上别的,转过身面 对着司机快速地解下他的裤子,随後跪下身,一口上去含住了他的肉棒帮他口交 起来——即使他干不了我,我也要想法让他释放後才离开。

    然而纵使我拿出所有「口技功夫」,司机也很享受着我服务,可是这样弄了 快半小时,他始终没有射出来。

    「真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我刚把公粮缴给了老婆,现在恐怕就这样是弄不出 的。」司机解释道。听到这个我差点笑了出来,哪有人会把这个都「交代」啊?

    不过看他一脸的无辜样,我只好忍住没笑。

    就这样,司机悻悻地回到了车上,我赶忙跟着他一起。等他坐上了驾驶室, 我并没有上车,而是把身上的裙子也脱去了,然後跑到车头前。

    「你这是干嘛呀?」司机诧异地问。

    「我想帮你啊!总不能让你就这样回去吧?」我回答道:「看好了,!」

    说着我开始扭动起了身体,双手开始抚摸着自己赤裸的身体。据说男人都是 靠视觉和听觉感官来获得大部份高潮的,有时候这样子表演反而能让男人容易释 放——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就在我扭动身体表演自慰的时候,我看到车里的司 机在那边轻微地颤动,我猜这一刻他正在帮自己打飞机吧!

    於是我更激烈地抚摸自己,甚至爬到了车头,用屁股对着车窗蹲下,然後把 手指伸入阴户旋转并伴随着浪叫:「啊……师傅……你的鸡鸡……好厉害哦……

    我想要你干我……你用力插我吧……我喜欢你……」

    就在这样的语言和淫荡的动作刺激下,我感到整个车子都在震动,而且频率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我尽量保持着和车子震动差不多的节奏表现出自己最淫 荡的样子——直到整个车子再次恢复平静後,我以最快速的速度跑到驾驶室,司 机此刻的手还扶着肉棒……我迅速把嘴凑过去,舔走了司机手上的精液,然後再 次把他的整个肉棒含在了口中,用我的嘴帮司机清洁乾净肉棒上残留的精液。

    回家的路上我和司机师傅很放松的闲聊着,让我意外的是,这个司机师傅以 前从来没找过小姐,甚至结婚後除了他老婆以外,我是第一个和他「亲密接触」

    的女人,之前的一些误会也逐步得以释怀。

    车子终於开到了我家门口,司机师傅没等我下车,拿出一叠钞票塞了过来, 「这是给你的……」司机道。

    「不用了,我不该收你的钱,其实我今天根本没帮到你,是你自己的手帮你 解决了问题,哈哈!」我回答。

    「你别取笑我了,这个钱也不完全为了前面的事……我看你的钱包连同昨天 客人给的嫖资都丢了,这些算是给你些补偿。你做这行赚的都是辛苦钱,丢了很 不值……就让我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帮你一次吧!」司机笑着说。

    「好吧,我叫Sandy,以後你想我就找我玩吧,我不收你的钱,随时都 可以!」

    「哦,那你也别一口一个师傅了,叫我小锺吧,我可没老你几岁。你以後做 生意要用车的话就叫我,我也不收费哦!这样你也安全,不用担心再有司机威胁 你了。」

    说完这些,我们彼此互换了电话後道别了。

    随後的一段时间Leo算得意消停点了,没有再次威胁我老公,但是相片在 他那里始终是个麻烦,於是我便和我老公筹划着如何才能消除这个麻烦。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两天後,我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请问是Sandy吗?」

    「对,你是哪位?」

    「还记不记得上周末晚上你丢了一个钱包?钱包里有你的名片。」

    「你想怎麽样?」

    「哦,你不用紧张,我只是想把钱包还给你,不如今晚8点我们在你遗下皮 夹的那个咖啡店见个面吧?」

    「……」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2010-10-16 01:34 编辑 ]